医生价值体现,患者健康保障
全国统一客服热线:40086 52296
疼痛的自然疗法干预

自然疗法安全、有效、无副作用的治疗各种健康状况,其根本就是恢复人体的自愈力(自愈医学)

在现代日常生活中,“疼痛”在所难免,这种疼痛有可能是外伤或跌打损伤导致的急性局部疼痛;也可能是长期的慢性炎症导致的慢性疼痛,如关节炎症或慢性疲劳导致的背痛;如果把这种疼痛从生理层面向心理层面做一个延伸,可以把心理遭受的任何创伤视做为一种精神层面的“疼痛”。

现代医学所谓的疼痛(pain),是一种复杂的生理心理活动,是临床上最常见的症状之一。它包括伤害性刺激作用于机体所引起的痛感觉,以及机体对伤害性刺激的痛反应(躯体运动性反应和/或内脏植物性反应,常伴随有强烈的情绪色彩)。

由于每一种医学门类的局限性,在治疗不同疾病时,都会有优点和缺点。在合适的时机,选择合适的疗法,去改善人体的自愈力,会事半功倍。对于不同的疼痛或者创伤,运用不同的疗法去解决,会取得让人惊异的效果。

 针对以上三种不同类型的“疼痛”,顺势医学、功能医学/营养医学、花精疗法,都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法,代表制剂分别是:山金车、姜黄、圣星百合

 

山金车Arnica Montana)

Arnica是顺势制剂中主要治疗外伤的药物,它是初期外伤的绝佳用药,也因为它可以很明显的减轻疼痛,所以被视为顺势制剂里的阿司匹林。因其作用于心脏和血管,所以Arnica对受伤后调解心脏活动、止住内出血和外出血非常有效,同时可使组织中的血块加速吸收。

 山金车.jpg

Arnica适用于以下情况:

受伤后造成的外伤和休克

受伤导致的淤血和出血

肌肉过度使用后的疼痛

手术前、后

头部外伤

陈旧性外伤

 在我治疗的许多案例当中,Arnica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。女,30岁,不慎扭伤右脚踝,导致红肿、疼痛不能行走,活动后疼痛加剧,服用Arnica 30C 5粒,每10分钟重复一次,连服5次后,肿胀稍减轻,休息状态下,已无疼痛。第二天晨起,疼痛及肿胀几乎消失,可以行走,再次给予Arnica 30C 5粒舌下含服后,症状完全消失。

当然,在具体的临床当中,Rhus toxicodendron、Ruta等制剂也会根据具体的症状有选择的使用。(注:此文中的Arnica是指顺势医学中的制剂,不是传统的山金车草药!)


姜黄(Turmeric

姜黄作为中药,能行气破瘀,通经止痛。主治胸腹胀痛,肩臂痹痛,心痛难忍,产后血痛,疮癣初发,月经不调,闭经,跌打损伤。

 姜黄.jpg

 但是在欧美自然疗法体系当中,更多的是当做植物药来使用,以下就是部分关于姜黄的临床研究:

 广泛的体外和动物研究了姜黄素对炎症性疾病(动脉硬化,关节炎,糖尿病,肝脏疾病,胃肠疾病和癌症)和疾病标志物(脂氧合酶,环加氧酶,TNF-α, IL-1β, NF-κβ, and others)的效果(Chainani-Wu 2003, Bengmark 2006)。研究显示姜黄素对炎症相关疾病的效果显著,数据表明姜黄素有助于改善许多炎症性疾病,包括银屑病,肠易激综合征,类风湿关节炎和炎性眼病(Epstein et al. 2010)(reviewed in White et al. 2011)。

 姜黄缓解慢性疼痛的机制主要是通过控制慢性炎症而达到的,因此在我的实际临床应用中,多使用复方性的姜黄产品,其中会包括乳香、菠萝蛋白酶等植物提取物,效果会更加显著。当然功能医学更重视疼痛背后的原因治疗。(注:虽是同一材质,中药和植物药的作用不尽相同)

 

圣星百合Star of Bethlehem)

Star of Bethlehem是花精疗法中非常重要的一种花精。它是一种能抚慰心灵的花精,当发生震惊状况时,不管发生的事件是在最近或是已成为过去久远的记忆,它都能达到相当好的效果。它被称作花精疗法中Arnica,就像Arnica可以愈合身体的创伤,Star of Bethlehem可以愈合心理的创伤。

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和面对自己的内心,每个人都有一些无法面对或不愿面对的人或事件,这种创伤感有时只是被封存,我们可以不提及它,或用善意的谎言和勇敢的微笑掩盖它,但任何的刺激都可能再次使伤痛复发,或者我们终生带着这个局部的麻木,无法完整地体验生活。这创伤感和麻木感,会在身体的生理层面表现出各种症状,如身体僵硬、酸痛等,此时就可以用Star of Bethlehem舒缓和消除这些心理创伤。

xx.png

Star of Bethlehem针对以下典型情绪失衡:

 强烈的创痛,导致身心灵失衡

受打击时全身呈现呆滞,能量系统凝固住

沉溺于悲伤中,不愿接受劝解、安慰

 Star of Bethlehem治疗后可以产生以下正面反应:

内心真正的平静安详

能量已经流畅运行

心理创伤愈合,不再伤痛

 在临床中使用Star of Bethlehem,更多的是要和其他flower essences配合使用,毕竟每一种情绪都不是孤立存在的,有可能伴随另一种情绪存在或起因于另一种情绪,经过情绪辨证后使用,效果会更好。(注:此文中的Star of Bethlehem是花精疗法的制剂)

 当有身体结构障碍时,可以寻求理疗和中医推拿治疗疼痛。而在具体的临床应用中,对待不同的个体病患,分析生理和心理的失衡,治疗物质、能量、信息及结构的不同层面,不同的疗法可以单独使用,也可以联合使用。

 当服用以上自然疗法制剂感觉无效时,不是“药”没有效,而是没有对症下“药”。尤其是复杂疾病和长期症状,一般都会牵涉身体的多个系统和多个层面(生理、情绪、精神),请咨询专业医师治疗。下期开讲《疲劳的自然疗法干预》,敬请关注!




作者简介


王冲博士

PanAmerican University of Nature Medicine   Doctor of Nature Medicine (N.M.D)

山东医科大学泰山医学院内科硕士、西医内科医师、功能医学医师。

    王冲博士有10余年公立三甲医院内科、功能医学及健康管理临床经验,擅长抗衰老、代谢性疾病及亚健康的功能医学和自然医学治疗。曾接受美国功能医学学院(AFMCP)和美国国际精准医学学院(IAPM)的系统学习。已出版著作《2型糖尿病终极预防——营养基因组健康管理指南》、《功能医学临床实践》。